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疏年第十一幕斗转星移

发布时间:2020-01-26 13:02:46

疏年 第十一幕 斗转星移

“妖孽...你作恶多端...为祸...人间,师祖方术士定会...将你魂魄打散...让你受尽...脱胎换骨之痛...永世不得...轮回”虚女仰躺在地,闭上双眼,任凭雨水落在脸上。这便是因果报应吗?若我不插手此事,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情景?

“又是方术士!?”十娘杀意漫天,你这臭道士原来是方术士的徒弟!五指聚气,虚女被无形之力抛向空中,无数藤脉追随上去洞穿五脏六腑,元气汇聚二指,一团妖火砸去。躯体被藤脉悬挂在一丈高的空中缓缓燃烧,火焰吞噬着面目全非的躯体,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十娘抬头望去天际,紧握拳头“方术士你三番五次害我亲儿性命。上天入地也要找到你!若不亲手屠杀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躯体燃烧发出的黑烟袅绕,一丝一缕正如虚女的生命力一般,在飞快流逝,这一闭眼,便不会再醒来。火焰之中,虚女流淌着血液的嘴角挂着一丝诡笑,启唇念咒“八卦唤生孟婆渡”,一道冷赤金的光芒摄入引魂铃内,魂铃被青光包围,发出抖动

叮铃铃——!

魂铃翻转,砸向小狸,十娘大惊失色!伸手向魂铃抓去,可这一抓并没有阻拦到。那虚女临死前,分化魂魄摄入铃中,意图控制魂铃想与狸猫共入黄泉。魂铃砸中小狸身体时分,两道光芒从小狸体内崩出,退散青芒,双生蓝蛾被这两道光芒伏获。

阴阳二气,混沌天体、星辰变化、斗转星移!

......

竹梗木,夜樵疏,渔民灯火幕下锄;梅朽树,日河露,牧人山头晨作犊;西风冷,寒窗户,摇曳屋角灶下炉。

十年如一梦,白驹过隙般的时光带走了往昔不甘和悔恨的同时,也带来了希望和未来。

狐仙谷千丈崖紫杉树前,猫狸咂咂嘴,等待着皎月的降临,今夜过后,它便可以幻化人形,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它的面前静静躺着一件它最喜欢的衣袍,一件由十娘亲手秀上百合花的粉色锦袍,一针一线都带着慈母的温暖。可这衣服的原本主人如烟呐?听十娘说,很早以前姐姐留下了衣服去了凡尘,去了之后便没有再归来...可姐姐明明那么珍惜这件衣裳呢,怎么可能舍得丢下,十娘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姐姐,我明日便去寻你。怕是凡尘太过艳美,让你留恋在那了吧?还是凡尘太过繁华,找不着回来的路了?”盘坐在巨大石头上,悠闲地晃着那白如雪的尾巴,脖子上的发着淡淡蓝光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狐仙谷中...

千里夜景归一,银粉遍布地银花;灯火映天,巧言,引起众人喧哗;酒杯相撞,佩环敲打,偶闻街人敲篙报时霎。

都煌城依旧辉煌,受石像回禄的庇护,一直风调雨顺。今夜乃是年末最后一次下小雪,过了今夕明日阳光落地之时,便是初春的到来。人们都很高兴,瑞雪兆丰年,今夜无眠,三四五两聚拢在一起,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好不惬意...

璐府今夜灯火辉煌,光鲜喜艳,今日可是璐公子满周岁的日子,打打闹闹地折腾了几个时辰,宾客才渐渐散去...

“娘亲”屋内传来一声呼喊,屋内缓缓走出一男子,眉清目秀,菱角分明,颇有几分潇洒的风范。手里拿着厚厚的外衣披在正望着夜空发呆的璐夫人身上

“娘亲,怎么还不入睡?再过半个时辰就子夜了”

“你父亲已出伐快十一年数,如今也没有任何消息回来。久久不见归来,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今日你满周岁,连个书信都不见回来!是死是活,总得有个后话吧,一个大活人还能消失了不成”一团雾气自口中飘出,语气里分辨不出是生气还是思念,也许是念极生怒罢?十一年,真是个漫长的日子。芸萱鬓发之中夹杂着少许白发,脸上也有了可描可绘的皱纹。是啊!一个女人,带着襁褓的孩子守着这么大的璐府整整十一年!

“前日里,我去都煌城询问时候,都被那一群狗官拦在门外,不让我进去。一一推说将军所谋之事关乎整个煌城安危,任何人都不许可打探之类的,一大堆道理,我可说不过他们!你说啊,这人一旦涉入君丞中,这一大活人都被列为秘密了不是!?你以后可不要学你爹!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做官”脸上刻写着无数的抱怨和无奈,那个自称足旬的军师也很久没见过了,想问问遥城的近况,都不知道该开口问谁

“好好好,娘亲!孩儿听您的,宁从商不从军。你别担忧了,说不定父亲明日就领着十万禁军出现在城门口呢”伸手用力贴了贴披在母亲身上的外衣,深吸一口气。听母亲说,父亲乃煌城屈指可数的大英雄,手下有着三十三万的禁军,想想都觉得很威风呐。可这将军归将军,有了将军的身份便没有丈夫的关怀和一个父亲的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便是说的这个理?自生下来,就没有见过他!关乎他的一切都只是耳闻,璐遥城这个称呼宛如一个遥远的神话人物,谁都知道可又谁都没见过,留给自己的也仅仅是璐芸这个名字...

“就数你会哄娘开心”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好在啊!芸儿还是比较懂事,让自己省心了不少。可这孩子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就是送去京师学堂念书给要他命一样,真是拿他没办法...

“你呀!哎,叫你好好念书,你不听老师教诲,还带着同学跑出去玩,一个学堂三十个人被你带出去了二十五个!是真的吗?”斜眼瞪着他,这孩子被宠坏了,尽会捣乱

“没有,娘亲!他们诬赖我,你可别听外人乱说啊”璐芸憋憋嘴,果然那教书老头子还是告状到家里来了

“还听说你还当众诋毁京师学堂的尊师,夸夸其谈说京师学堂教学宗旨狂妄自大,还在上面刻字了?有没有这事?”眉头一皱,今日璐芸周岁,老先生也被请来,自己还亲自去找了老先生让他好生教导芸儿,要不是老先生说这孩子志不在学、心仰商权,自己还被这孩子的一言一语搪塞糊弄着呢

“这个,娘...你也不去看看那什么教学宗旨啊!什么什么雏鸡乳燕麻辣蒸,一火三烤炖清汤;要问美味哪里找,就在煌城京师堂”摇头晃脑学着老先生教书时的姿态

“你!——”一巴掌准备拍去,璐芸一缩头,便又下不去手了,一脸严肃:“天、地、君、亲、师,从古至今这礼数不曾更改!你不可没了礼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怎可胡言乱语!”

“哦~我连亲生父亲还没见着,就开始认养父了啊?”微微低头,嘟嘟囔囔小声说着...

“嘀嘀咕咕,说什么呐!男子汉,立天地间,正气凛然。言谈举止都不能丢失雅俗!连说话都支支吾吾,嘴里塞了泥土吗?话不明字不清!敢做不敢当算什么男子汉!?你是想让外人笑话你娘亲连自己孩子都教诲不好吗?”手指气得发颤,刚还寻思着这孩子心里懂事

“娘,别生气。孩儿知道错了!”璐芸见状心里慌了,本来只是见到母亲思念父亲,恐其久念伤身,想了这个办法来逗逗乐趣的,可这好像是有些过分了...

“真拿你没办法!明日呢,我就去找你陈叔,在林风城给你寻一处店铺,让你自己打理着。既然不愿意静心待在学堂,就学着打理店铺。我亲自寻老师来教你如何为人处世!我还不信了,看以后谁还敢在背后对璐家后代指指点点!...时候不早了,早些歇着,明日起早,跟我一起拜访陈叔”璐府将名在身,芸萱骨子里带着天生的傲气,自然不会向任何人低头,更不会让自己唯一的孩子受尽他人诋毁!缓缓回屋,眼眶里带着许些泪水,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罢!夫君不在,若大的璐府全压在自己身上,万一哪天自己累倒了,以孩子现在的性格如何来守住家业!?

“母亲也早些歇着!”璐芸看着母亲那日渐消瘦的身躯,就是这娇弱的身躯守护着自己十一年,她所承受的一般人怕是早就承受不住罢?母亲!孩儿会把父亲寻回来的,你且放心好了

轰隆隆——!

苍穹之中传来一声闷雷,眼见云层散去,一轮硕大的猩红满月挂在天际...

是什么引发了雷劫?

上饶协和医院治病怎么样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有哪些医生
西安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雅安治疗白癜风办法
三亚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