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我女儿是鬼差第186章神秘法器

发布时间:2020-01-26 13:01:51

我女儿是鬼差 第186章 神秘法器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鬼接听,请稍后再拨。”

“Sorry!Thephoneyoudialedcannotbeanseredatthemoment,pleaserediallater.”

“……”

播出白无常的之后,等了许久,结果等来了融合多国语言的语音提示,听的徐乐一脸蒙圈,听了几次才反应过来,不由纳闷。

给阴差打那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碰到不接听的情况。

反复打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接通,徐乐不得不转而打给黑无常,结果还是一样,无人接听。

直到连线阎君,徐乐才得知,他们这会儿正在忙活。

“……小黑和小白他们都在找资料呢,徐顾问你有事吗?”得知徐乐打的目的之后,阎君笑着解释道。

不知是不是幻觉,徐乐感觉阎君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刚参加完每天嘶吼的军训,却又没来得及吃金嗓子喉宝的初中生一样,特别沙哑。

徐乐想了想,就把发生在南小希身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放平时,他更倾向于和白无常这些一线人员打交道。但现在南小希生死未卜,再加上好像连身体都换了,危在旦夕,没时间计较这些了!

“……如果真如徐顾问你所说,事情就有点棘手了!”听完徐乐的叙述,阎君沉声道,语气说不出的凝重。

“怎么说?”

“种种迹象表明,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是镜魔卷土重来了。相传被镜魔抓走的人,没有一个逃出来的……”说到一半阎君忽然意识到南小希的身份不同,连忙闭嘴。

但话已出口,除非徐乐是聋子,否则又怎么可能置若罔闻。

果不其然,徐乐脸色登时就变了。

“你是说,她已经死了?”

声音冷冰冰的,如同冰窖里挖出来一般,隔着话筒,阎君都感受到一股寒意从尾椎升起,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其实徐乐也不知道这一刻自己是什么心情,按说他很明确自己与南小希实质上是没有关系的,但在听到南小希可能死去的消息时,他的情绪却有那么一瞬间不受到控制,以至于连声音都发生了轻微的变化,这让他自己也有几分愕然。

“……不要这么快下定论,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恶劣。”

大约是听出徐乐话语中的杀气,那头的阎君情不自禁抹了一把冷汗,连忙打补丁:“镜魔不会直接杀人,但时间久了,就不好说了。”

“那东西数万年前便出来作乱过,地府有它的资料记载,实不相瞒,小白他们正为此事在判官处找寻资料,相信很快就会有应对之法。”为了安抚徐乐,阎君把机密都说出来了。

听完阎君的说辞徐乐才知道,原来地府方面早就行动起来了,心中顿时大定。

地府方面既然早有打过照面,相信镜魔并非无解。

算起来,从第一次异相出现到现在不过才几个钟头,地府的反应已经算极快了。

阎君想了想,又说:“只是距离那东西上次出现的时间过去太久,而资料又过于杂乱,需要一些时间。”

“要多久?”徐乐刚放下去的心,瞬间又提起来了,地府办事,那是出了名的“效率”啊,不问清楚没法睡觉。

“最迟三日内必有结果!”阎君保证道,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是人间的三日。”

徐乐这才松了一口气,三天,倒还能接受。

挂之前,阎君特别叮嘱道:“徐顾问,我知道你现在很想杀人,但无论如何,你都不要迁怒于镜魔在人间的分身啊。那分身说的没错,其实她也是徐夫人,但不是本体罢了,确切地说,她是镜中的徐夫人。”

“再者,镜魔本身无法在世间立足,唯有通过分身不断抓人进去,然后让分身来人间做替补,方能将触角伸到人间。反之亦然,想救回被困镜子中的人,也必定需要镜魔分身做指引,一旦毁了分身,就相当于断了往返通道,徐夫人恐怕永远回不来了。”

徐乐“嗯”了一声表示明白了,一开始没有拿这个西贝货开刀,也正是出于谨慎考虑。对于不懂的人事物,他总是能最大限度留出后路。现在想来,还真是机智。

只是有一点不明白。

“凭阎君对那镜魔的熟悉程度,还需要什么资料?”徐乐问道。

“徐顾问有所不知,我让他们找寻的,乃是一件克制镜魔的法器。相传,此物与镜魔相生相克,自上古时期便相互制约。有了它,我们不论是救出徐夫人,还是想诛杀镜魔,都会事半功倍。”

闻言,徐乐显得兴趣缺缺,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保管让镜魔有来无回,法器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

阎君顿了顿,继续道:“只可惜,那法器随着一位大拿的陨落,早已不知丢失多久,想再寻回来,怕是难如登天啊!如果能寻回来,镜魔必然退避三舍,百年内不敢出来作乱!”

徐乐这才惊了,能把镜魔这种上古大邪吓到不敢出来,这法器得有多可怕?

但具体是什么法器阎君没说,徐乐也就没去多这个嘴了,并不是特别好奇。挂之前阎君说明天会来亲自看望南小希,顺便把这位西贝货的记忆洗掉,以免惊扰了镜魔本尊,徐乐答应了。

收掉通讯器,徐乐看了看床上的“南小希”,面无表情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原以为能无视对方的身份安然入睡,但是进入被窝之后,一想到身旁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妙龄少妇,再加上偶尔的肢体碰触,光滑的触感从体表传回……

心境多少还是会受到点影响的。

一宿无话。

次日一早,也就是人间的太阳从东边升起时,地府这边,忙活了许久的黑白无常趴在一堆比山还高的资料面前,欲哭无泪。从面相与狼狈的穿着可以看的出来,真是累坏了。

判官比他们稍微好点,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他正呼哧呼哧喘着大气,一边给黑白无常鼓劲:“加油,很快就能完成任务了!”

黑白无常看了看前方的资料堆,狂翻白眼,泪如雨下。

其实以他们的身份地位,断然不可能干苦力。可这里的资料涉及到地府机密,不允许小鬼踏足,只能他们代劳了。总不能叫阎君自己来干吧!

“判官大人,我觉得是时候引进人间的9S管理系统了,看人家那办公室多干净,咱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黑无常一边干活,一边含泪控诉,他是真累坏了。

白无常连连点头表示同意,顺便像甩毛巾一样,把沾了灰的舌头甩到肩头挂了起来。

而前一秒还叫苦不迭的判官一听这话,瞬间像是变了一个鬼:“大胆!你们是在质疑阎君的管理能力?”

话音一落,判官就在黑白无常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飞快站了起来,叉着腰,对两人怒目而视:“人间的那一套在地府能行得通?只有在英明神武的阎君的领导下,我们地府才会走向昌盛繁荣,铸就万世不拔之基……”唾沫横飞,滔滔不绝,一看就平时没少拿小炒在背。

黑白无常一脸便秘色,好不容易等到判官换气的功夫,白无常才飞快见缝插针打断道:“大人!大人你醒醒!阎君不在!”

“啊?哦!啊哈哈……习惯了。”判官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打着哈哈连连搓手,一边从容地坐下,脸上竟是毫无羞愧之色,看的黑白无常震惊不已。

明明拍了一个尴尬的马匹,被拆穿之后竟然一点都不感到羞愧,这等脸皮,真是令人钦佩!

“那什么……阎君叫我们找的法器什么来着?”不知是不是为了掩饰尴尬,判官干咳一声,眼神闪烁地问了这么一句。

看着一本正经的判官,白无常心中悲鸣,以自己的脸皮厚度,怕是永远都不能当官了吧!

相比较之下,黑无常就没那么多想法了,听判官如此问,他就认真地想了想,片刻才道:“我记得阎君好像说是……”

“一口棺材?”

永嘉县妇幼保健院
大城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专科
遵义癫痫专科医院
西宁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