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阴阳天师 第320章 再相见的林强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6:10

阴阳天师 第320章 再相见的林强

“这人是谁?与真正聂融有什么联系?”

我猜测着并躲开了他的攻势,我现在不想与他打,错开身子向房间冲去。..///可是,我速度快,对方速度亦是不慢,紧紧咬在我身后。

忽然,在这时,在我要从窗户闯进去时,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并看到房间内站着一个人影。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这让我迟疑了一瞬,也是这一瞬间后面假聂融不知从哪里抓住了一炳刀,向着我后背后心刺了过来,没有一丝犹豫。

“该死!”我咒骂了一句,只能回身自救,天机伞挡下了致命一刀。不过,冲击力导致我身躯后退,狠狠撞击在玻璃,玻璃碎裂,我身子进了房间,重重撞在墙壁。

墙壁裂开了蛛状缝隙,且不断扩大。

假聂融力道出乎我意料的大,刀越来越挨近我脸部,我咬着牙,涨红了脸,两手指溢出丝丝灵力,轻吐“龙魄指。”

指力破空而出,袭向假聂融的脸,假聂融面色没有任何表情,却是知道危险,急身而退。

我呼了口气,这才有空,扫了房间一眼,却见刚刚看到的人影不见了,眉头不禁一皱,不过,我并没有多想,因为眼前还有另一个危险人物要对付。

我舒展了一下身子,警惕着看着这假聂融,我知道若要仔细探查这里,只能先搞定眼前的假聂融了。

我撑开了天机伞,伞面黑光大作。

嗖!

假聂融撩起一刀,刀锋卷起一道狂风,房间桌椅家具纷纷四分五裂,飘半空,假聂融身法鬼魅般冲了过来,几乎是眨眼间出现在我眼前,一刀斩下,刀风自我头顶落下。

我早有所觉,天机伞伞面出现在头顶,挡下了这一刀,与此同时,我一只手握住了黑刀,猛地出手刺穿了假聂融的腹部。

鲜血自剑身处流出。

假聂融似乎感受到了痛苦,眉头皱了一下,果断后退,血柱自腹部流出,他没等我前,手捂着流血的地方,冲出了房间,很快消失在黑暗。

我顿时松了口气。我最怕的是这人真是聂融,毕竟两年多不见了,谁知道聂融去了哪里,谁知道他现在怎样了,万一与齐飞一样再见时有了一身不俗的本事呢,被我杀了糟了。

还好这家伙跑了。

我收起黑刀,撑着天机伞,向一个房间走去,我已经感觉到了这房间的异样,确实存在着极重的阴气。

以及很多鬼。

我并没有理会这些鬼,我查看着一个又一个房间,忽然,我看到了一个影子。我立刻追了过去,追到一间房内。

是一间书房。

一个人影坐在书桌椅,背对着我,一杆魂幡插在身边。

我顿时想到了这人是谁。

“林强?”

“余晖。”背对我的身影慢慢转过身来,不是林强还是谁,他微笑的看着我,我不禁怪,自从当初经历过林菲一事,我将林强放走,便再也没有见过,我知道林强是六荒门的人,只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九元忠拉来的帮手?

我警惕看着他。

“余晖,我们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

“你似乎对我有敌意?”林强问。

“废话。”我撇撇嘴,我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到处都是鬼魂与恶鬼了,原来是因为林强,因为林强手里的魂幡,那是恶鬼幡,次我见过的,这恶鬼幡相当邪恶,可聚揽鬼魂。不过,黑牛妖是怎么回事?

林强说“行了,我也不废话,告诉你吧,我是九元忠带来的。”

“为了对付我?”

“算是吧。”

“那你来见我是为了?”

“其一,看看你这两年来修为精进到什么地步,第二点嘛,是为了林琼的事,林琼的事我已经知道,她继承了我女儿的一切,也算是我半个女儿吧……”

“停!”我立刻伸手打断,我拉出办公桌的椅子,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你都知道,应该明白她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她以后的生活只会更好。”

林强似有深意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随缘吧。”

“谈正事吧,你不会这么无聊为了这些跟来吧。”

“聪明。”林强打了个响指,“好了,言归正传,我虽然跟着九元忠来,却不是听命于他

,也不是与你们敌对,嗯,你明白的,九元忠已经脱离六荒门,加入鬼门,我来是因为另一件事,帮诸葛睿带一句话,并把这个借给你。”林强取出一把剑,放在桌,推到我面前。

我眯起了双眼“斩灵剑!”

“对,次一战你应该明白了,斩灵剑斩到的人魂魄都会受损,可你当时却没事,诸葛睿怀疑你是不全之人,但他也以为是当时的错觉,为了证实只有这把剑,或许你会用得着。”林强心疑惑,怎么看眼前的人怎么正常,为什么会是不全之人?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我看着剑,没有去拿,冷漠的说“刚刚引我来的身影是不是你?”

“不是。”

“那是谁?”

“后卿!”

“什么?!”我大惊,果然,后卿果然在,该死,这次到底来了多少人,九元忠必然到了,再是鬼如来、后卿。后卿还带着众多僵尸高手。

我吸了口气再问“他们来了多少人?为什么后卿会跟你合作?”

林强微微一笑说“他们来了多少人我不可能告诉你,至于后卿会帮我,我说了,九元忠已经脱离六荒门,而后卿又是六荒门的人,你明白了吗?”

“也是说,后卿不会对我们出手?”

“错,当年九元忠帮过后卿,后卿为了还人情,会不遗余力的帮九元忠对付你们,不过,仅限于帮,若是涉及到生死,后卿会果断退走。”

我默然“我明白了。”

林强呼了口气“那最好,好了,我的任务完成,接下来直到你们分出生死我不会再露面,好好保重。”

“我还有问题要问。”我脸陡然变的万分阴沉,阴森的说“与我交手的聂融是怎么回事?”

白山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鸡西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石嘴山治疗龟头炎方法
白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鸡西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