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风魔 第五百四十章:收网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3:36

风魔 第五百四十章:收

“大哥,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文觉听祁丰年已经做出了决断,主动的将一切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祁丰年点了点头:“让二弟你为难了。”

“大哥说哪里话了,没有大哥,就没有我文觉的今天。”文觉动情的说道。

“我去杀了小段子这个混蛋!”武绰站起来霍然转身道。

“回来,武绰,你想干什么?”祁丰年急忙喝止武绰向门口跨出的脚步。

“大哥!”武绰转身过来,委屈的冲祁丰年大叫一声。

“你想干什么,难道不知道现在总部已经戒严了,你要是现在出去,护法处立刻就会把你抓起来!”祁丰年怒喝一声。

“护法处的那些人哪里是我的对手!”武绰说道。

“那齐鹰飞带来的监察处的高手呢?”文觉冷冷的盯着武绰问道。

“我,大哥,小段子知道咱们太多,不能把他交给齐鹰飞,否则我们就完了!”武绰一屁股坐回了原地,焦躁的说道。

“完没完,这还为之过早,如果齐鹰飞想要收拾我们,他就不会对小段子下手了。”文觉道。

“他这是在敲山震虎,齐鹰飞现在还不想跟我们彻底的闹翻。”祁丰年听明白了文觉话中的意思。

“大哥,就算齐鹰飞本来不想这么做,可他要是从小段子嘴里知道我们这些年干的事情,难道他会轻易的放过我们吗?”武绰急促的说道。

“文觉,老三说的对,我们的事小段子知道不少,万一捅了出去,那齐鹰飞能放过我们?”

“大哥,三弟,你们不必太过担心,齐鹰飞真要对我们下手,那他自己首先得大义灭亲。那卡比拉可是齐鹰飞的发小!”文觉镇定的微微一笑道。

“二哥这话说的不错,卡比拉这小子这十年来基本上跟我们是一起,这十年他到手的金币可是不少,他要是因为这个动咱们。那他这个好兄弟也跑不了!”武绰一拍大腿大叫一声。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个齐鹰飞给我的感觉,这不是一个容易掌控的人!”祁丰年道。

文觉点了点头,这种感觉他比祁丰年更强烈,萧寒确实是一个不容易被人掌控的人。他那种由内到外的傲气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这样的人是天生的领导者。

“门主命令,行动开始!”祁丰年的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卡比拉一马当先,身后江涛和马玉虎两位处长一同走了进来!

祁丰年、文觉还有武绰先后站了起来,肃然的点了点头。

确定两组人选,江涛和马玉虎随文觉行动,武绰和卡比拉跟祁丰年一道,两组人迅速进行了分工,分别从玄门总部出来。各自带着人向预定地点而去。

透过窗户,萧寒看到了一对对人马通过玄门总部的大门,然后消失于黑暗之中。

玄门岛西面的一个隐蔽的码头仓库里,此刻里面是魔法灯光闪耀,码头上停靠了四艘木制的大货船

,船上不少身着劲装的大汉,虎背熊腰,目光凶凶,盯着海面上和码头上的一举一动!

“食盐一万包,每包十枚金币。这是十万金币,各种油料一万钧,价值三十万金币,大米一百吨。白面一百吨,沧海露一百坛……价值二十万金币,剩下的香料、布帛、醋、烟丝、茶叶……总共价值约三十五万金币,商老板,这批货总共价值约九十五金币!”

“好,非常好。跟段老弟你合作就是爽快,商某给你凑个整数,一百万如何?”

“那敢情好,商老板,这些货可是我从玄门后勤物资中抠下来的,在整个龙岛海域那都是最好的,你要是全部出手了,至少能赚五十万以上!”

“你还不是多靠了段老弟你,要不是你,我哪有这么好的货和这么大的赚头?”商老板一脸肥肉,嘴都笑的跟开来花儿似的。

“好说,这以后的合作的机会多着呢,只要商老板肯出得起价钱,你要什么,我段怀远都能给你弄来!”

“是吗,段老弟要是能够我弄两个美人鱼享受一下,我愿意每人出一百万金币,怎么样?”商老板两眼放光道。

“美人鱼呀,那可是海族中的皇族,可不好弄呀!”段怀远稍微皱了一下眉毛道,心中却道,死肥猪,这美人鱼老子还没尝过呢?一百万,亏你想得出,买美人鱼一根手指头都不够!

“皇族,哎哟,那可不敢,普通美人鱼就成!”商胖老板哆嗦了一下,赶紧更正道。

“这生意我接下了,不过不敢打包票,等我寻到了,再联系你!”段怀远眼珠子一转,决定先答应这个胖子,反正也没什么,能不能搞到还两说呢!

“行,有段老弟这句话,哥哥这点心愿算是有着落了!”商胖老板大喜道。

“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赶紧把钱给我,让你的人搬货,天亮之前必须搬走所有货物,然后离开!”段怀远皱眉道。

“来人,把箱子抬过来!”商老板一挥手,五口大箱子抬了过来!

“段老弟你看,这一箱是二十万,五只箱子,一共一百万!”商老板挪动肥硕的身体走到一口箱子前,麻利儿的打开箱盖儿,霎时间露出一片金光来,晃的人眼都花了,一摞摞的金币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照的人的一张脸都变成金色了。

段怀远也没有去看金币的成色,只是伸手过去稍微动了一下箱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连续的又将下面的四口箱子打开,一一的动了一下,十分满意的说道:“数目对了,可以搬货了!”

商老板当即下令自己的人开始搬货,而段怀远则命令自己的人将五箱子金币搬上自己带过来的五辆大车。

就在段怀远美滋滋的想着待会儿回去搂着那个小娘子白嫩的身子美美的睡上一觉大时候,文觉带着监察处的数十名高手,加上上百的守备队一下子将整个仓库包围了。

“文、文二哥,你,你怎么来了……”看到带着全副武装而来的监察处的人员,段怀远第一个反应,就是东窗事发了,但是当他看到带队的是文觉。心稍微的宽了下来!

文觉看到那堆积如山的物资,上面的包装还写着“玄门”二字,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怒火,就是因为他。祁丰年大哥才会被那个齐鹰飞给吃的死死的。

“段怀远,这么晚了,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文二哥,门里困难,我就想了点办法。用多于的物资就跟人换了点钱,以解门内急需!”段怀远倒是有点急智,猛的想起门内闹起了钱荒,如果他倒卖后勤物资的事情曝光了话,那谁都保护不了他,索性就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大不了今晚这笔收益不要就是了,只能能保住位置,日后有的是机会!

“段怀远,你倒是能巧设善辩呀。这批物资好像在玄门的物资清单中已经属于消耗了的吧?”后勤处马玉虎冷笑的走上前来。

“马玉虎,你怎么也在这里?”段怀远一看到马玉虎,顿时吃惊的问道。

“段管事,我好像还是你的上司,你就这样直呼上司的姓名吗?”马玉虎一改醉态,眼中寒光一闪,厉声问道。

“马,马处长,属下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对玄门是一片忠心。怎么会做出对不玄门的事情呢?”段怀远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承认,一承认就什么都完了,只要自己咬死不说,姐夫祁丰年那里就能救他!

但是他不知道这一次就连他姐夫都救不了他了。

“嘿嘿!”马玉虎冷笑三声。将目光投向了文觉,这一次文觉是带队首领,一切都得听他的。

文觉黑着脸下令道:“来人,将段怀远带走!”

“文二哥,我是冤枉的,你们。你们干什么,我姐夫是祁副门主,你们敢抓我,我……”监察处的人扑了上来,将毫无准备的段怀远一下子摁住,并反拷了起来。

“文觉,你这只白眼狼,我姐夫待你如亲兄弟,你却带着人来抓我,你等着,我姐夫饶不了你!”段怀远被反拷起来,但是却丝毫没有怯懦,反而对着文觉破口大骂起来,言语之中自然是说文觉忘恩负义,卖主求荣之类的话语。

这些话听在文觉心里很不好受,可他能怎么办呢?马玉虎已经投靠了齐鹰飞,那江涛更加是一个刁毒之人,这样的两个人杵在一边,他还能说什么,又能干什么?

“把嘴给我堵上,带走!”文觉听的腻烦了,忍无可忍,大声下令道。

早已准备好的裹脚布一下子就塞进了段怀远的嘴里,强烈刺鼻的味道令段怀远眼泪横流,冲文觉看的眼神更加怨毒了。

那商胖老板吓傻了,他手下虽然看上去人五人六的,可那对玄门的高手来说,一根手指头都能玩死他们,没有一个敢动,全部乖乖的主动的背过手让人绑住并串联起来,押往玄门总部,仓库里的物资也被暂时封存,文觉派了守备大队的人留下人来看守,四艘大木船也被扣留了。

不费一分力气就将段怀远人赃并获,文觉将段怀远一干人等押回玄门总部,送进了临时开辟的拘留所,然后接着下一个任务就是,查抄段怀远的家!

段怀远的家在战雨那人为造成的地震中损坏不小,府邸内大部分的建筑都倒塌了,自然也就包括了他跟珠儿公用的那堵围墙。

监察处的人进入段家,虽然萧寒有言在先,但既然是抄家,当然不可能是如同搬家那么简单,段家好几百口人都被唤醒之后,集中到一块空旷的地方,然后交给守备大队的人看管,监察处的人就如狼似虎的冲进了府中各处,挖地三尺,不断的有整箱整箱的金币从各处抬出来,有的是在两条墙壁之间,有的是从地下的密室当中,还有的是封在坛子中埋入院子中的地下,总之将段府翻了一个底朝天,就连废墟的部分也没有放过,在那片废墟下面,也找到了近百口箱子,箱子大小不一,但打开之后。全都晃眼的金色!

为了减少存贮体积,段怀远还将金币融化成金砖,直接的砌在墙内,并且还着色伪装。外表就跟真砖头一模一样,要不是发现砖头的重量不对,还险些就发现不了呢!

随着登记的数字越来越庞大,文觉一张脸也越来越黑,以段怀远的收入水平。他绝对不可能在短短的三十年内拥有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的,这笔钱从哪里来,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最后汇总后发现,从段怀远家里抄出来的金子折算成金币的总数,足可抵得上玄门一年的收入,这儿半年的收入是指最终落到玄门自己口袋里的收入。

文觉自己也有钱,不过这么多年来,他积攒下来,也只有段怀远的三分之二,而且他还得经常购买一些稀罕的物品。比如丹药、罕见的矿石等等,真正的金币的数量也就一两亿左右,比起段怀远来,这么大的一座金子堆成的山简直不可思议,他要这么多金子干什么,还如此费尽心思的藏匿,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留下一千万金币给段怀远的家人之后,派人将段家的人另行安置,虽然起出大量的金币和金砖和一些财宝,但文觉觉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可能将段家藏匿的金币都挖出来的。所以清理工作必须继续进行下去,他留下马玉虎监管清理工作,和江涛一道押着数量庞大的金币和金砖返回玄门总部!

玄门总部建有空间巨大的地下金库,所以更本不需要担心这批数量巨大的金币没有地方堆放!

同样。祁丰年的收获也是巨大的,查抄了近一半的名单上人员的家,除了留下一部分供给家人生活必须之外,所获得总量并不比段怀远一家起获的来的少,玄门一下子就摆脱了“钱荒”。

玄门的行动并非密不透风,但是萧寒的做法更绝。不等战堂总部和其他三门反应过来,他就带着玄门所有的高手登上了门主的旗舰,出发离开了玄门岛。

玄门的地下金库那可是层层机关,必须要有玄门门主手上的钥匙才能打开,若是想要强行打开的话,就会启动自我毁灭装置,到时候不但得不到里面的巨大财富,就连玄门岛也会瞬间成为历史!

气的想打这笔钱主意的战小慈整整的在玄门总部骂了三天的娘,齐鹰飞的祖宗十八代都让他跟问候了起码三百次以上!

次日,准备的时候似乎大陆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五月十六,洁卡西收到了直接从战堂玄门发过来的请求函,说是请求,其实语气就跟命令差不多,洁卡西打开一看,沉默了许久,这才将请求函合起来,吩咐龙相卫,她要去龙皇宫。

龙五也在为龙族和战堂日益紧张的关系伤脑筋,这是一个和则两利的事情,可是龙族某些人就只看到了战堂势力扩大带来的威胁,却没有想到战堂实力增强也是对龙岛海域保护的一个有力支撑,保护他们自己也是保护龙族,人类的整体力量本来就已经超过了龙族,不然龙神也不会决定将龙族迁徙到东海了,那也是为了怕龙族跟人类爆发矛盾,最后吃亏的是龙族!

但是现在还是有不少龙族沉迷于先祖的辉煌当中,认为龙族是天下最强大的种族,是不可能被战胜的。

特别是伪造的龙神神谕降下之后,这始终盘绕于龙族心头的一个最大的阴影消失了,伟大的龙神大人在,谁能把龙族怎么样呢?

这样的心态下,大部分龙族都倾向于看海族跟战堂火拼,这么一来双方都会有损伤,既削弱了内在的危险,有打击了外部敌人,这种两全其美的事情到哪儿才能找到呢?

就连老龙皇贝蒙多都被这种心态影响,他可是知道内情的,他怎么也能如此呢,龙五不仅困惑,而且还想不通,为此龙十三还跟自己老头子吵了一架。

其结果就是,贝蒙多连龙五的顾问都不当了,索性躲到龙塚去躲清静了。

老岳父尥蹶子,他又不能说什么,一来,贝蒙多是长辈,二来他现在是龙皇,贝蒙多帮衬这是看在他是他女婿的份上,不帮他那也是本份,剩下的能帮自己的也就寥寥数人。倒不是众叛亲离,而是他的理念和想法得到别人的而理解,这种苦闷是可想而知的,龙五在苍茫大陆待的时间太长。他太了解人类了,这是一个越打击越是能挺直腰杆站立的种族,他们个体力量也许远远的不如龙族,可他们团结起来那就能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智慧。龙族虽然也是智慧生物,可比起人类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来,还差了一些!

特别是人类从茹毛饮血到现在发明了各种各样的物品,他们是一群具有创造力的种族,而龙族呢,几万年来几乎停足不前,现在生活习惯都开始学人类了,甚至在不睡觉的时候常态都是以人类的模样出现的!

没人想过这其中是为什么?难道人类真的就是创世神的宠儿吗?

这么深奥的问题,在龙五的脑海中,他甚至连想都不敢想一下。龙族这个远古时期就存在的种族,会不会像其他的远古的种族一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呢?

龙五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但是自从他当上龙皇之后,肩膀上的重了,他的脑海里就慢慢的会浮现出这样类似的问题。

无论如何,紧靠人类的政策是不能变的,这是一条延续和保存龙族的正确决策,无论如何这个决策都不能动摇,失去了战堂和龙岛海域人类的支持,龙族就会如同一只被剥了皮的猪猡兽。海族想吃哪块肉,就吃那块肉。

“陛下,龙相洁卡西大人求见!”

沉思中的龙五被侍卫的禀告声唤醒。

“快让她进来!”

“陛下,这是我早上刚刚收到的。从战堂玄门直接发过来的!”洁卡西也不怎么客套,直接将来意道了出来。

“什么东西?”龙五有些讶然。

“这是战堂玄门新的代门主齐鹰飞的一份请求函!”洁卡西声音略微高了一个分贝道。

“齐鹰飞,就是那个击败了韩家老头韩阔海的齐鹰飞?”龙五诧异的道,“他怎么当上玄门的代门主了?”

“就前天的事情,是战老爷子亲自下的任命书。”洁卡西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这个齐鹰飞怎么冒的这么快呢。听说他跟君橙舞的关系相当暧昧,有结果吗?”龙五问道。

“还没有,不过我估计,君橙舞还没有死,而且她也没那么容易死,这事儿很有可能是战家故意使出来的障眼法!”洁卡西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战家故意的让君橙舞死去,这样就算烛羽回来,他想报杀父之仇仇也找不到人,是不是这样?”龙五立刻就明白洁卡西话中的意思。

“我觉得是这样的,不过没有任何证据,因为当时在场的人很多,高手也不少,但是谁都没有看清楚君橙舞是怎么消失的,其中还包括我们龙族在内的好多长老。”洁卡西道。

“战家能够在这么多人的眼鼻子底下让一个人假死脱身,这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骗过那么多双眼睛,太难了,这事儿或许就是真的也说不定呢?”龙五虽然认为洁卡西的判断有些道理,可有道理并不一定就是事实。

“这一次战家设下比武招亲的擂台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诱使火淼前去报仇,战家的确没有理由在火淼没有出现之前就这么做。”洁卡西虽然是这么判断,可是她又能找到理由推翻她的这个判断。

“君橙舞的死活不关大局,战家至今还没有发丧嘛,这样证明了战家未必就是想让她假死脱身!”龙五道。

“也是他们是在等一个适当的时机呢,这样看上去更真实一些!”洁卡西模棱两可的说道。

“这件事先不讨论,你说的齐鹰飞的请求函上到底是什么内容?”龙五问道。

“齐鹰飞想让我们龙族帮他看家!”洁卡西很简明了当的概述了请求函上的中心意思,实际上请求函上也写得非常直白,只不过稍微的修饰了一下用词罢了。

“看家,什么意思?”龙五不解的问道。

“齐鹰飞想要集中力量打通航道,把玄门的船队给接回来,现在玄门的船队都集中在一个叫台岛的地方,三百艘船每天的消耗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如果不能及时的返回,不但秋季的一次贸易会受到影响,战堂的运转都会出现一定的困难!”洁卡西道。

“看起来。这个齐鹰飞的胆气不小,海族纠集了数十万人马,上百名高手,这航道之上是重兵密布。他就敢凭他玄门那点人去碰?”龙五道。

“海族的封锁战线拉的太长,很容易被各个击破,只要能撕开一条口子,玄门的船队就能突破回来!”洁卡西道。

“别忘了,这海水下面都是海族的天下。海面上的任何动静都瞒不过海族的耳目。”龙五道。

“这个想必玄门也知道,不管怎么说,齐鹰飞这一次的请求我们怎么答复?”洁卡西问道。

“很明显,齐鹰飞是想把我们龙族绑到他的战车之上,一旦齐鹰飞带人离开玄门岛,海族肯定会收到消息,他们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吗?”龙五脑海中闪电思考了一下,便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陛下是说海族会趁机袭击玄门岛以及附属的岛屿?”洁卡西佯装吃惊道,其实她焉能看出来,从打开那封请求函。她的直觉就告诉他,这是萧寒的手笔,只有他才有这样的胆子以这种语气跟龙族说话。

“齐鹰飞算计海族,海族难道就不会反算他?”龙五冷笑道,估计他的这个计划已经泄露了,海族现在估计已经在研究如何对付这个狂妄自大的齐大门主了!

“陛下,那我们该怎么办?”洁卡西问道,“齐鹰飞可是再请求函中说了,如果龙族不答应帮他看家,那就是违背了龙族跟战堂悠久以来的同盟关系。还有龙族应尽的义务,那么他就将船队上所有属于龙族的财物全部扣留,以弥补玄门可能遭到的损失!”

“这个齐鹰飞,简直就是胆大包天!”龙五闻言。勃然动怒道,还没有见过哪一个人类居然大言炎炎的要挟齐龙族来。

“齐鹰飞确实胆大,不过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战堂一组织形式依附我们龙族,我们龙族从战堂身上不劳而获每年大量的财物,我们就应该履行保护他们的。我们龙族要是不履行这个,那他们也就没有义务奉养我们龙族!”洁卡西道。

“你的意思是答应他的请求?”龙五冷静下来问道。

“陛下,这是一个机会。”洁卡西道。

“这也是一个深渊!”龙五道。

洁卡西知道龙五顾虑什么,他面临的压力跟她不同,洁卡西只需要最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龙五则需要再重大问题上作出抉择,这是关系到龙族命运的,龙五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件事的后果,到时候那些龙族族长们会不会把与海族开战的推到他的身上,现在的问题的关键是,很多龙族并不想跟海族开战!

他这边一接火,那就等于把龙族整体拖入了战争,这是那些不愿意卷入流血牺牲的龙族族长和长老们不愿意看到的。

偏偏这些人他还不能用强迫的命令,就连贝蒙多也要顾忌这些人的意见和想法。

海族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迫使龙族向他们投降,成为他们的附庸,但是这一点龙族的族长们并没有清醒的认识到,他们只认为海族不过是借此要点好处,于是就拼命的给秦岚的调停小组作出了压迫战堂对海族让步的指示,让战堂多出点血就是了,海族无非是要点利益,以弥补损失罢了!

海族很好糊弄的,只需要多给点钱就可以摆平了,战堂有的是钱,给点钱不就没事了。

用钱来买平安,这确实是龙族的这些族长们最抱有希望的一种方法,以前这样的先例并不少,相信这一次也一样!

“那就派我的冰龙族去!”洁卡西说道。

“这不行,哪能让你们冰龙族,冰龙族本来数量就不多,况且这么大的事情,总要召集各族族长商议一下,不能草率的做决定的。”龙五道,事关整个龙族,他就算是龙皇,也不能随意的下决断。

“齐鹰飞可是给了期限,今天黄昏之前答复,不然就说明龙族不打算履行自己的义务,他们将扣留属于龙族的一半的财物!”洁卡西道。

“今天黄昏之前。这么急?”

“我估计他们的行动很快就会展开,到时候玄门总部必将会非常那个空虚,如果玄门总部在这个时候让海族给打烂了,那战堂势必要跟海族大战一场。齐鹰飞不但想要把我们拖下去,还有裹挟整个战堂的意思!”洁卡西道。

“战小慈可没有这个魄力,难道这是战倾城在背后指挥这一切?”龙五喃喃自语道。

“我觉得这是齐鹰飞个人所为!”洁卡西说道。

“不可能,齐鹰飞刚刚上任,他没这个胆子!”龙五摇头道。

“如果这个齐鹰飞……”洁卡西话说了半句。就见到龙五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霍然从宝座上站了起来,眼光不断的闪烁着,光芒四射。

“洁卡西,是他吗?”龙五盯着洁卡西重重的问道。

洁卡西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的胆子素来很大,就算把天捅一个窟窿,我都会相信,这一次他玩的是不是有些过火了!”龙五有些不满的说道。

“对付海族,龙族和人类是天然的盟友。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洁卡西为心上人辩解道。

“我们的力量有限,恐怕不能帮他什么!”龙五默然道。

“我们龙族在自己的地盘上,难道还要看海族的脸色行事吗?”洁卡西反问道。

“说的对,我们并没有侵犯他们海族,可要是海族侵犯我们的领土,那我们还击,难道我们就应该捆起手脚来,让他们来砍杀我们吗?”龙五点头道。

“陛下,其实要守玄门岛,我们两家的力量就可以了。悄悄的进驻,不给海族发现的机会!”洁卡西道。

“谁来负责这一次的行动?”龙五问道,他心中本来就倾向于对海族强硬的态度,只不过得不到下面的支持。这才没有办法,让秦岚设法去调停的。

“秦岚参赞,他是最合适的人选!”洁卡西道。

“那好,就秘密征调冰龙和黄金巨龙两族一共一百人参加这一次行动,迅速的开赴玄门岛以及附属的海岛,交由秦岚指挥。命令全部换上玄门的衣服,以防消息泄露!”龙五决定道。

“好,我这就会去调集人手!”洁卡西迅速道。

“嗯,我会下一道命令,让黄金巨龙的高手先调去你那里,然后再由你给他们下令,赶赴玄门岛!”龙五想了一下,又道。

“好,就这么办!”洁卡西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好办法,龙五给人手不够的洁卡西调人,这一点都不会惹人怀疑,而洁卡西调动下属很频繁,以化整为零的方式去玄门岛,反而不容易察觉。

这一系列的转换,很显然龙五和洁卡西都想在玄门岛上跟海族干上一仗,加入海族知道龙族介入了玄门岛的防御,说不定就吓的不敢过来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萧寒除了给洁卡西发出了这份措辞形同威逼的请求函,还私下的给洁卡西去了一份信件,信中的内容自然是希望如果龙五不能够答应直接派人的情况下,希望以化整为零的方式偷偷的排除一批人进驻玄门总部,玄门总部要地,那还是尽量的要保住的,他抽空了玄门所有的高手,自然需要想办法弥补一下玄门的防御力量。

他也不是没想过唱一出空城计,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安排龙族高手们以各种身份进驻玄门岛。

一百个陌生人进入数千人的玄门总部,而且都是比较不起眼的方式,就算被人注意了,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龙族高手混入玄门总部的事情,是萧寒亲自安排的,没有假手任何人,所以除了冷月和花溟之外,没有人知道玄门总部居然一下子前途进来近八十名的龙族高手,还剩下的二十名,萧寒给安排去了一些比较重要的附属岛屿,虽然那些目标不如玄门总部,可万一这海族胃口太大,来一个分散袭击,那可就不好看了。

这一次主动出击,萧寒将冷月留了下来,一来是照顾君橙舞,二来冷月毕竟是人类,就算暴露身份,也关系不大,花溟善攻,杀戮之星,又是海族眼中的“阿修罗”,所以带上花溟不但拥有强大的助力,还有就是震慑的巨大作用。

当然花溟的身份有些人是知道的,能不用,自然不会动用,就算用了,也尽量的不要让别人知道她的存在。

门主号是一艘将近百岁高龄的老船,不过由于买回来之后就没怎么航行,它的里程表上至今还没有超过五万海里,从外观上看,颜色有些旧了些,但保养却非常好,不论是船体还是船上的各项设备都运转的非常高效完美!

当然这是一艘老舰,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问题,这不是人力所能够维持的。

门主号只有三千吨,当时考虑这就是一艘旗舰,又不是货运舰,所以就没有选择太大的吨位,船上的防御魔法炮都是当时最先进的,威力也是非常巨大的,重要的部位还加装了防护钢甲,还有特殊的魔法防御罩,可以承受至少百万钧力量猛然一击!

水下推进器的螺旋桨上还刻有水漩涡法阵,用来助推船只前进的,门主号的最高航速可以达到每小时六十节以上,可算的上是玄门最快的钢铁船了。

这样一艘船即便是放在现在上面所有的技术和应用设备还都是非常先进的,当初建造这样一艘船,玄门建立一个一亿金币的预算,但实际上用下来还不够,得有一亿两千多万,足可以购买三艘五千吨的钢铁船了,也就是这一艘门主号可以抵的上萧寒自己那艘逐浪号。

君橙舞作为玄门门主,一次都没有登上自己的座舰,这艘船航行最远的一次还是从叶家的船厂开回来,行程近两万多海里航行,历时半个月,之后近一百年的时间,它所航行的里程加起来也就跟第一次大致相当。

门主号甲板以上是三层,第一层是餐厅和一些活动室,第二层是是门主侍卫室和秘书室以及可能随行的重要人员的居室,第三层是指挥室以及门主的办公休息之所,是船上最顶端豪华的所在。

当初第三层的装修就耗费千万金币,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历经百年,它们虽然陈旧了,但依旧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虽然颜色没有那么鲜艳了,但有些东西,只要你一看,就喜欢,因为那都是好东西。

可能是照顾君橙舞女人的身份,三层的布置偏一点女性化,不过这也没什么,萧寒不是来享受的,除了一些必要的东西需要换掉之外,其他的一切照旧,都保留了下来!

门主号满编人员是一百八十多人,但是现在只有一百人不到,萧寒下令抽调了玄门最好的水手和船员,将所有人员满编,然后尽可能的储存魔晶能量块,甚至还拆下了一个动力系统,装入他的空间戒指,必要的维修零件也装了不少,这一次他们出去可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又是一艘老船,看上去还不错,谁知道跑起来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呢,多准备一些是没有错的。

随着萧寒一声令下,所以集中到玄门总部的高手开始迅速的登船,登船之前没有人告诉他们即将要干什么,五十六名玄门高手加上塔塔尔而五人,一共六十一人登上了门主号,然后再副门主祁丰年的监督之下,一一的进入各自的房间,他们得到的命令,只有两个字“休息”!

好在玄门的高手们都习惯了听从命令,纪律性比较好,不会多问什么,要是换做自由散漫的高手,那可就麻烦多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下肢动脉硬化的症状
一岁半小孩便秘怎么办
孩子反复发烧
血栓的前期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