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浪的英雄 第407节 他在门口埋的陷阱比蜂窝还密集

发布时间:2019-09-26 00:49:51

流浪的英雄 第407节 他在门口埋的陷阱比蜂窝还密集

在院长会客室里面.我们花了几乎整个晚上的时间去交谈这一年间发生的事情.

我把我们的经历完完全全的讲述给了路克还有斯勒科林院长.路克也讲了他的.他在这一年间以优异的成绩升入了第二学年..他的考试是特别的.因为他只会一个魔法.那就是他的天赋闪电.院长亲自为他的这个魔法测试威力.结果可想而知.他那个魔法的威力即使是毕业了的真正法师的魔法也不可比拟.所以.他不单单通过了考试.还成为了学生会的干部.总的來说.他这一年來过的还不错.

但是他还是那个路克啊.比我还腼腆的家伙..喂.我可也是很腼腆的哟.从某种意义以及某个特定的情况上來说的话.嗯.

“真是惊人的旅程.太惊人了.”斯勒科林感叹着.他似乎都年轻了几岁一样.我想起了他当初执意要研究守护者旗帜的样子..那时候我连守护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都不知道呢.现在也许......哈哈.也许我比他知道的都多了.

“要我们怎么说呢.”拉邦耸了耸肩:“只要你肯出去.就一定会遇到出乎意料的事情..好事或者是坏事就不能预测了.不过这也是我们的乐趣之一啊.”

斯勒科林若有所思的捏着下巴:“嗯...也许.也许我应该打破魔法学院完全封闭的模式.让学生自主外出赚取学分.”

叮叮叮~注意哟:这里啊.又是一个巨大的变化.由于学习魔法必须要严谨而且拥有好的思想教育.不然突然拥有魔法这样巨大力量的学生很可能走向歧途.但是这一次.斯勒科林院长果然在任职期间一直都主张学生可以外出旅行.并且给他们提供隐秘的保护.虽然还是有危险性存在.但是得到的回报却远远要比危险大.所以在他退休之后这样的规则被新任院长停止.可沒过几年.他又不得不因为收到的反响和不满重新开启了学生旅行.简直可以说是一场政治外的革命..也可谓是掀起了旅行法师的热潮.

但是依然.这又是以后的话題了.现在.互相讲述完故事的我们站了起來.并且來到了斯勒科林院长给我们安排的住所.准备先休息一晚.

“杨寒.你们真的明天就要走了.”路克在我们的客房前.似乎有些遗憾.

“啊啊.沒办法.我们还有点必须要去办的事情.”我也无奈的回答了他.然后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当然啦.办完事情之后我们还是会回來看你的.”

一瞬间.路克的表情就变得明亮了起來.他点点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我也和同伴们说了晚安.來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房间虽然沒有高级旅馆的房间那样豪华.但是十分整洁、规矩.

我可要好好休息.明天.我们的重归西部还有枪匠集会才刚刚开始啊.

--------------------------------------------------

西部大陆克利奇坎沼泽不远.一个建造在荒野之中的农场中.

太阳光无情的覆盖着这个农场.如果不带帽子的话.人几乎都睁不开眼.但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壮实老人躺在滚烫的土地上.嘴角流着血.还有一圈个个别着枪械的人站在一旁看着他.

“你认识猎人汉特....还有那个流浪的英雄.”老人旁边的人拳头上面带着血.而且用冷漠的眼神看着地上的老人.

咳.呸..

“你这个混球.我老列克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别看我住在这样偏远的堡垒里面.但是我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你就直说吧.你是不是恶魔派來的先行斥候.哼.我才不会回答你个屁的问題.决不.决..”

老人的疯言疯语和那一口痰让有着冷漠眼神的男人睁大了眼睛.那个老列克的确认识我与汉特.而且我还在这个农场借住过一晚.同样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这个有些神经质还有可能有妄想症的老头是汉特的朋友.

“看起來.和你说话是沒用了.”他顿了顿.然后站起身來:“砍掉他的头.作为给汉特的一个警告.......想要召开枪匠集会.哼.妄想.”

一个人走了上來.然后抽出了匕首.抓住了老列克的脑袋.随后.露出了狞笑.

匕首的利刃接触到了老列克的脖子

流浪的英雄  第407节 他在门口埋的陷阱比蜂窝还密集

.

--------------------------------------------------

魔法学院的上午沒有西部大陆那种干旱和毒辣的阳光.学院上方..不.覆盖整个山峰的巨大防御法阵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让这天气气候变得更宜人一些.

不过很可惜.我们还是得早早离去.回到西部大陆的风沙之中.

拉赛欧、路克都來给我们送行.不过院长沒來.因为我们可不想把场面搞得太大啊.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枪匠集会就要召开了.

告别很简单.反正我想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再见的吧.我们穿过了花环传送门.然后又通过了广场尽头的那个传送门來到了山下.

嗡~嗡嗡嗡~

老范启动了蒸汽车.一切都十分迅速.就差我们上车了.

不过这时候.魔法阵却再次启动.路克急急忙忙的跑了过來:“请等一下.等一下.”

“啊.”我停住了脚步.然后迎了过去.路克的手里面拿着一个包裹.

“呼呼......”路克喘着气把包裹交给了我们.然后说:“我突然想起來.今天早些时候.一个加急的邮件送到了这里.是西部大陆邮递员协会听到你们在这里之后给你们的.”

我看着包裹.并沒有发现什么标签之类的代表这是谁给我们的信息.于是问道:“有沒有说谁给的.”

路克摇了摇头.他随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抱歉.我得赶快回去了.一般情况下可是不允许学生外出的.哪怕就在山下传送阵这里.再见.”

“啊.再见.”我挥了挥手.路克有急急忙忙的跑了回去.这时候.汉特走了过來.

“什么东西.”

“不知道.呃.打开看看咯.”我说着.撕开了那个包裹的包装.一个似乎被什么黑色的液体浸湿了的纸盒子就在里面.

唰.我打开了盒子..........

瞬间.我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來.因为.那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根人的食指.黄白色的骨头都露了出來.显然切的时候并不怎么干净利落.

汉特反应过來的更迅速.他立刻发现了盒子里面还有一张同样被黑色血液浸湿大半的纸条.所以立刻拿出纸条用渐渐低沉的声音念了起來:“汉特.这是你朋友列克·布朗的手指头.如果你不想一点一点的见到他的更多肢体.就立刻滚出西部大陆.这里已经不再欢迎你了.”

喀喀.纸条被汉特捏成了一小团.仿佛还不足够一般.汉特把它扔了出去然后冲着它用左轮足足开了六枪.最后.纸条连灰烬都沒留下.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车门立刻被打开.已经上车正等待着我俩的拉邦冲了出來.

我皱着眉头.手也仅仅的捏着.但是我还是如此回答:“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家伙抓了汉特的朋友...还..这个.”

我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我略微的给拉邦看了看那个装着老列克食指的小盒子.

这一次.拉邦用更加关心的眼神看着汉特:“汉特.你沒事吧.”

沉默了有好一会.汉特突然摇摇头.然后走进了蒸汽车里面.我和拉邦对视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老范.换我來开车吧.”

老范疑惑的抬起了头.不过他少见的并沒有多问.而是看着汉特拍了拍他.便走到了一旁.

嗡.瞬间.汉特把车子的动力杆拉到了最高级别.

“喂.别冲动啊.万一你去了之后他们把老列克..”

汉特回过头.看着我们担心的表情.自己的表情开始慢慢缓和.然后露出了懒散但是令人安心的笑容:“别担心.我不是去救老列克.所以沒问題的.”

“诶.”

“因为啊.他在门口埋的陷阱比蜂窝还密集.我不信他会那么容易就被抓住.”汉特说着.然后让蒸汽车飞奔而去:“所以.我是去给老列克的手指头复仇的.”

......是嘛.也对.老列克那家伙的妄想症可能让他准备好了一切情况的应对方法了吧.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在汉特说完之后.他腰间的甜蜜的复仇左轮漆黑的枪身上面...突然反射出了一道光芒.

--------------------------------------------------

“哈哈哈.你们别想进來.泰尔费得的走狗..呃.或者是恶魔的走狗.反正.你们可别想进來..”老列克捂着自己的手指的伤口止血.然后向着那重达一顿的纯铁地窖门外如此吼着.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往地上死命的一拍.启动了一个机关..是的.他记得每一个机关的地点.

于是.几十只飞箭从地下射出來.穿透了大部分人的身体.但是也让老列克的另一只手失去了一个手指头.随后.他趁着这个机会逃进了自己的真正堡垒..地下防空洞里面.四周的墙壁也都贴着铁板.那群人就算是想挖洞进來也不可能.而且.这里面的食物足够老列克和他们耗足足两个月了.

于是.幸存下來的袭击老列克的家伙们也知难而退了.

“混蛋...混蛋.”中了一箭的有冷漠眼神的男人怒吼着.足足好一会他的怒气才消失.然后他看向了地上那根断指.并且捡了起來:“我们沒时间和这个老东西耗......先走吧.”

老列克看着外边那群人的离去.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洛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洛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洛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洛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洛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